lol怎么押注

“黑脸卫士”

——记鹤峰县铁炉白族乡渔山村纪检委员谷伏国

发布时间:2019-12-25 10:14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何冶 编辑:丁琼
鹤峰县铁炉白族乡渔山村纪检委员谷伏国

记者  何冶  通讯员  杨洁  冯佳文

鹤峰县铁炉白族乡渔山村地处鄂西南边陲,曾经因为村民出行、孩童上学的唯一出山通道为两座山崖之间的钢丝索道而闻名,从这里开车进鹤峰县城要4个半小时。

这个“壁挂村”,现在路通了,产业兴旺发达,老百姓的日子红红火火,焕发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景象。村里57岁的纪检委员谷伏国,是土生土长的白族汉子。17年党龄的他,在村里忙碌着各种监督工作,监督日志被他密密麻麻地填满。他督出了群众的幸福感,督出了村里的新气象,被当地干部群众誉为“黑脸卫士”。

“厕所革命”不能搞成“摆设工程”

11月初的一天中午,当谷伏国给老党员“送学”返回六组时,发现索道边厕所里的冲水龙头不能正常供水。

“这个厕所是‘厕所革命’后修建的,水龙头里不出水,岂不是搞成了摆设?今后怎么能长期使用?”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立刻给安装冲水设备的人员打电话,要求立即更换冲水龙头。

不久,工作人员背着工具箱来到现场,把男女公厕的水龙头都修整了一遍,该修的修,该换的换。

老谷一直在一旁盯着,紧接着就验收,把9个水龙头一一打开,看到能正常出水冲洗了,才放过工作人员。

“只要谷委员这个‘黑脸卫士’发了话、动了起来,就肯定能落实到位。”谷成轩是多年的索道管理员,看到公厕在谷伏国的监督下正常运转起来,高兴地竖起大拇指。

把“低保”让给更困难的人

今年4月中旬,全乡农村“低保”评审工作全面展开。

“乡镇‘低保’评审搞得很严,你想搞‘低保’,给村里搞个申请‘照顾’的材料吧。”老肖是三组村民,动了申请“低保”的心思,于是有人给他出“点子”。

于是,老肖请人写了一份要求农村“低保”照顾的申请书,交到谷伏国手里。

在村“两委”召开村民大会进行“低保”评审时,老肖在会场等候消息。

“老肖家的情况我是清楚的,虽然他67岁了,有点残疾,但他家不符合‘低保’条件。”谷伏国现场站起来发言。

“他家已发展茶叶17亩,每年喂猪两头,加上其他收入,一家3口人一年收入不少于6万元,还新修了楼房,生活过得殷实无忧。”谷伏国亮出一本“清官册”,还给老肖做起了思想工作,请他把“低保”名额让给更困难的人。

听完谷伏国的一席话,老肖当场就打消了申请农村“低保”的念头,再也不说农村“低保”的事了。

你也整我也整,整的都是自己人

“你家喜添孙子,这是一件好事,应当祝贺。但眼下禁止违规整婚丧嫁娶以外的酒,要是大家都这样,不就乱套了吗?”10月21日,渔山村四组村民谷某林喜添孙子,准备整“祝米酒”。

谷伏国得知这一情况后,连忙赶到谷某林家做工作。

“我厨师也接了,微信也发了,这可怎么是好?”谷某林为了难。

谷伏国磨起“婆婆嘴”,接着劝:“你想想看,快过年了,回村的人多,村里不是大亲就是小戚,要是你整酒我也整酒,人情送来送去,不都整的是自己人吗?”

“你这话说得在理,我听你的。退信!”听谷伏国这么一说,谷某林心悦诚服。接着就拿起手机发出一条微信:“各位亲朋好友,原定‘祝米酒’取消,厨师已退信,请大家理解!”

在原定“整酒”的头天晚上,谷伏国又去谷家“探水”,确定没有“整酒”的迹象,才放下心来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